全球资料 | 甯氏源流| 宗亲功德| 甯氏名人| 甯氏文采| 研究文摘| 甯氏家谱| 甯氏祖墓| 史海钩沉| 甯氏动态| 地方联谊|
双击滚屏  关闭窗口
|  甯氏文采>>甯氏诗文>>甯调元《读史感书》
甯调元《读史感书》
http://www.ningcn.com  2006/2/8  


    

  投河未遂申徒狄,
  伏剑应期温次房。
  不管习风与阴雨,
  头颅尚在任吾狂!

  作者早年即投身革命,1906年被囚于长沙狱,凡三年。出狱后到北京办《帝国日报》,宣传民主革命思想。1913年因参加反袁斗争,在武汉被捕入狱,不久遇害。这首诗是他第一度入狱后写的。题为《读史感书》,是因为诗中提到了两个历史故事,其实通篇重在抒发视死如归的革命豪情。

  申徒狄是古代传说中的贤者,因不满现实,将抱石投河而死,崔嘉闻而止之。(见《韩诗外传》卷一)温序字次房,东汉祁人,建武时官至护羌校尉。后为隗嚣别将苟宇所拘,逼他投降,他拒绝说:“分当效死,义不贪生。”遂伏剑死。(事见《后汉书》本传)这两个人都可以说是古代的烈士,诗人通过对他们事迹的吟咏,意在引以自况。申徒狄投河被止而未死,故曰“未遂”,这也切合作者当日下狱的情况。温序伏剑杀身,而作者已作好最坏打算,故曰“应期”。这两个词语都下得很有分寸。

  三四句便在咏史的基础上进一步述志:“不管习风与阴雨,头颅尚在任吾狂”!“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”是《诗经·谷风》的名句,原意系用天气的变化喻人情的反复。这里的“不管习风与阴雨”,意思是不论环境的好坏。而掷地有声的警句是“头颅尚在任吾狂”。正如作者在《丁未正月初十笔记》中说:“君子当视死如归,不摇尾乞怜。”这句意即只要头颅尚在,就仍要我行我素,将革命进行到底。

  战国时策士张仪早年游说诸侯,被人诬陷而大受笞楚,其妻伤叹道:“嘻,子毋读书游说,安得此辱乎!”然而张仪回答说:“视吾舌尚在否?”其妻道:“舌在也。”仪道:“足矣。”(《史记》本传)由于这种失败了再干的勇气,他终于成功了。甯调元的“头颅尚在任吾狂”,言略似之,而其投身的事业的伟大,非张
仪可望项背,故其豪迈亦超乎其上。

  “狂”,本来是反动派污蔑革命青年的贬词。而诗人则欣然受之,并赋予此字以全然不同的褒贬色彩。说我反,我就是反!说我狂,我就是狂!对反动派造反,便是革命。革命,就不是温良恭俭让,就得有狂劲。这和鲁迅《狂人日记》的命名,是一个道理。



原作者: 来 源:
共有322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

【重要声明】
  本站所有文字、图像等资料,其版权属作者及本站共同所有。赢利性媒体如要转载本站内容,必须得到作者及本站许可;非赢利性媒体如要转载本站内容,必须在所转载的文章内注明“转载自甯氏全球宗亲网 www.ningcn.com”。



电子邮箱:
甯氏全球宗亲网 版权所有Ning’s Clan Sodality of China @2003

Powered by mingbu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粤ICP备1106399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