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资料 | 甯氏源流| 宗亲功德| 甯氏名人| 甯氏文采| 研究文摘| 甯氏家谱| 甯氏祖墓| 史海钩沉| 甯氏动态| 地方联谊|
双击滚屏  关闭窗口
|  甯氏文采>>甯氏诗文>>大清明
大清明
http://www.ningcn.com  2006/4/29  


    《大清明》

我们都不是孙猴子,我们都不能从石头缝里钻出来。

所以,我们都念念不忘回家祭祖扫墓,吃大清明。

关于清明放假的议案,听说已提在人大会上讨论,可是至今仍没结果。

当然啦,大大小小特权阶级,他们有必要名正言顺假期吗?他们照样可以开动公家坐驾,荣归故里,给老祖宗烧香磕头。他们内心的期望值分明还更高。人无欲望,哪来进步?

又听说,近年大张旗鼓拜黄帝陵、祭治水英雄大禹……其实都是当地政府假此招牌幌子,“祭祀搭台,经济唱戏”,瞎闹什么招商引资。嗨呀,动机不纯嘛!现代人就喜欢蛇吞大象,妄想纷纷。

为作此文,特意翻出日记,看看历年清明时节的私人记录。总而言之,自参加工作以来,每个清明几乎回老家,仅有两次例外,一年正追逐女友,天昏地暗,顾不上祖宗;又一年逢清明寅日,阴雨天,执意赶回,结果所搭朋友的车偏撞树上,险些枉送性命。寅日本不宜出门醮地,驴莽驴撞,年少无畏。

扫墓称醮地,老家这种说法很贴切。用耙子铲光杂草,镰刀斫开荆棘。上坟,无非是给土地公松松土皮罢也。

只有大清明日,百无禁忌,可搬动平时放在祖祠神龛上的《甯氏八修族谱》,查到沿溪村甯氏开山祖芳衍公的小传,并顺藤摸瓜,整理出一份甯氏入闽世系图。

“甯芳衍,字贵蕃,太学生。康熙五十六年(1717)生,乾隆三十八年(1773)殁。葬沿口村路头排吴姓后龙花台上,猫儿洗面形。娶傅金娘,生六子,远缦、远瑶、远琫、远琚、远珩、远珊,一女月秀姑。”

祖宗风水,居然修在别姓人家的后龙山上,的确让路头排的吴姓不舒服。

每年大清明,甯家子孙还要准备一箩筐一箩筐鞭炮,抬到扫墓的地方,因为我们鞭炮一响,他们底下吴家香火厅里,也习惯跟屁虫一样,辟里啪拉响起来,总在争比对方放得更长更久,较这种劲!记得小时候有一年,放完鞭炮,大队人马轰轰烈烈佯装下山,让吴家得意洋洋,高兴过早,引诱他们放掉底气不足的最后一挂。我们几个狡猾的调皮小鬼,藏在地门堂里,捂住嘴巴偷笑。待吴家厅子没有声息没有动静了,然后哗地冒出来,胜券在握,点燃一串预留好的又长又响的压阵……

据说,其实当年吴姓祖上惹到官司麻烦,是我们贵蕃公帮忙了断。吴家为感恩酬谢,夸口许诺将自家屋后这块风水宝地慷慨相送。可是真待我们公太要“进金”时(柩放入挖好的墓坑,用了悬棺葬),吴家又反悔了,暗使一伙妇娘横陈墓穴里耍赖。后来连骗带哄——割块猪膏去你们灶前擂茶点心呃——把她们支开。趁下面乱咋咋煎茶之即,封土完工,生米煮成熟饭。然而甯吴二姓却自此结怨下来。

从风水学角度,站在此处往外望,文案笔架俱全,枕山、环水、面屏,前景着实漂亮。沿溪村甯氏自十七世芳衍公始,发传今日爵字辈第27世,也快300来年了,并不见甯家出过什麽了不起的显赫后代。

吃清明的份子钱按男丁凑。咱村甯姓全族75户,380余人,5~7户一小组,轮流主持。负责收钱出米,办理一顿酒菜伙食,以及摆放橙桌工作(其余都得上山,扫墓也图个红红火火,人多热闹)。碗筷盆子,各家自备,提着篮子来,吃不完带回家。

这有点象大集体时,各个生产队你追我赶,比赛于建军节前夕完成“双抢”(双收双种)任务后,队里吃完禾东道一样,蛮有意思!我们小时候跟大人去田里熬一个伏暑,能挣多少工分次要,关健是掂着那顿丰盛饭菜。大糍粑、大块猪肉,馋得孩子们直流哈拉子。

如今这年头,大姑娘小伙不喜欢守住破落乡村,皆爱出门打工,外面世界更精彩。南山下的九井十三厅,每年吃大清明,依然摆好十五、六张八仙桌,其实每张桌子也坐不满,稀稀拉拉。

大清明之后,还有分行小清明,最后才轮到替自家先人扫墓。从大到小,次第分明,要做好几回的。

老辈人说,封火屋里原先建筑,甚至比南山下的九井十三厅更气派。可惜咸丰八年,那手舞流星大锤的反贼(太平天国的小股部队),路过沿溪村时,一把火,烧得只剩一个颓败石门头。后来的重建潦草小器,难现昔日辉煌。

“甯远珊,字宋玉,进士。乾隆廿九年(1764)生,道光十五年(1835)殁,葬永丰里(今河龙乡)管背伊家屋傍。娶水茜李氏;继娶洋畲官氏;副室在城内张氏,乾隆乙已年(1785)生,生子英和;又侧室本村莲塘坑赖氏,乾隆丁酉年(1777)生。”

这族谱上为宋玉公撰写的小传,显然敷衍马虎,太简单了。除让后人知道宋玉公曾风光一时,娶了几房太太,还在城内蓄妾,别无事迹。你去对照世系图,才发现我们都是小婆生下的后代呢。

民间族谱不太可靠,老辈人记忆又混乱。

进士?乾隆还是嘉庆年间的?官至何方?我心存疑虑。曾发短信给作家萧春雷先生,他对《八闽志》尤其闽西客家历史颇有钻研,托他帮忙求证我这进士出身的先祖,他建议去先查县志。口头问秀峰叔公太,他是族里惟一健在的秀字辈老牌文化人(他写的一篇关于沿溪村宗族、经济与庙会的田野调查文章,被法国远东学院、客家专家劳格文博士主编的客家传统社会丛书收录;他还参与八修甯氏族谱),当我问及宋玉公既然中进士,朝廷就应该有封官呀?他摇摇头不知道。他都不懂,更惶问别人!嗨,令我失望。

我父亲他们倒还见过村头将军庙前的石桅,是彰表宋玉公功名的。社教动乱期间,沿溪大队革委会里,出了个姓赖的泼皮、破四旧先锋,高高的石桅杆、连同将军庙、水口八角庙以及坝里塅贞节牌坊等等古迹,都被这土炮(群众称他冲头萝卜)大手一挥,带领民兵统统扳倒拆毁了。

另外,我每年回去族里吃大清明,发觉总有一些老人怎麽没有出现?又不便打听。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句口头禅——今天不知明天事。也许是漏过岁月的大筛盘,被踢出了人世这个大棋盘,出局了吧!

2006-4-23


 

原作者:甯年乖 来 源: 本站原创
共有329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

【重要声明】
  本站所有文字、图像等资料,其版权属作者及本站共同所有。赢利性媒体如要转载本站内容,必须得到作者及本站许可;非赢利性媒体如要转载本站内容,必须在所转载的文章内注明“转载自甯氏全球宗亲网 www.ningcn.com”。



电子邮箱:
甯氏全球宗亲网 版权所有Ning’s Clan Sodality of China @2003

Powered by mingbu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粤ICP备11063998号-2